比特币交易平台推荐

熟人介绍陷网络金融骗局 准新娘被骗光彩礼无法结婚

  7月8日,一封由46人联合签名的“CA受害人申诉书”寄到齐鲁晚报。这些受害人都是加入了一个名叫“CA国际金融互助社区”的“理财平台”,平台却在6月1日崩盘,导致这46人每人损失数千到15万不等。而在崩盘之前,CA平台打出的口号是“每日利息3%,推荐一个新人加入就能拿到其投资额10%的提成”。高额回报吸引了不少人加入,自然也骗来了大量资金。

  “每日利息3%,拉人还有10%的提成。”今年3月初,当朋友向济南长清的张蒙推荐这个名叫“CA国际金融互助社区”的“理财平台”时,他决定试一试。

  “1天3%,10天就是30%,1万块10天就能赚3千,10万块10天就是3万!”打好了“如意算盘”,张蒙很快行动起来。他从一千两千起投,并很快就见到了效果:从挂单到回款,大概10天后,他如约拿到了被承诺的利息和本金。

  初试成功让张蒙吃了颗定心丸。他后来被拉进一个CA玩家的500人微信群,群内几名骨干鼓励玩家“挂大单”,并炫耀自己借此买了豪车。张蒙更加受到鼓舞,开始投入上万乃至数万的大额资金。

  但3月20日左右,平台网站突然停止运行,25日又重启。重启后平台称截至3月22日前的所有资金全部冻结,只有继续参与打款或拉新会员才能释放被冻结的钱。被释放的数额为打款额度的10%,或新会员挂单金额的10%

  “我们从主动投资,突然变成被迫打款,而且越打越多,越陷越深。”接下来的两个月,平台数次关停又数次启动,直至6月1日彻底崩盘,网站网址再也打不开。张蒙的5万多冻结资金也随之凭空消失。

  随后这些受损者也组织起来维权,并将46人的申诉书寄到了齐鲁晚报。根据材料,这46人损失金额从3千到15万不等,其中绝大多数在万元以上,4万-6万元最多,还有4人损失在10万以上。

  在参与者提供的CA国际金融互助社区介绍中,平台宣称其背景源自法国农业信贷机构,采取人人为我、我为人人互帮互助新模式,打款为“提供帮助”,回款为“获取帮助”。平台不收款,会员之间相互转账汇款,无资金风险。

  具体游戏规则上,CA分别设立静态奖、推荐奖、管理奖和经理职位。静态奖是投资额1000元起,最高一次6万,日息3%。推荐奖指推荐会员可以奖励其投资额的10%。管理奖指根据推荐顺序可分别抽成第二代、第三代到第五代的投资额提成。当直推20人、团队总人数达到200人即可晋级为经理,奖励线%。

  投资程序上,一次投资过程包括挂单排队、系统匹配、打款、申请回款、系统匹配、回款六个步骤。排单2-7天,匹配后24小时内打款给他人,对方确认收款后即可申请提现,1-2天匹配成功后24小时内钱汇到账上。整个过程控制在10天内

  这也意味着一个投资过程中,每个会员需要扮演投资人和借款人两种角色。平台的根本模式就是,后面的投资者,接手了前面投资者投入的钱。但平台在许诺高收益率的同时也有致命问题,就是平台没有任何盈利能力,会员多拿的钱,只能靠更多会员更多投入来平摊。这在国际上早已被认证为“庞氏骗局”。

  此类“互助盘”在国内流传已久,其中最有名的就是MMM金融互助平台。今年年初3M彻底崩盘,多人深陷其中。但由此而来的打着“境外”、“互助”旗号的各种仿盘却依然在微信群中大行其道。

  和张蒙一样,江苏徐州人王莉也是此次CA事件的受损人之一,但她的损失金额更大一些,高达13万。“不瞒你说,我现在带着两个孩子,肚里还怀着一个,老公打工每月两千多,这13万是7万的全部家产加6万的外债,以后的日子真不知道怎么过。”

  王莉说,她是在一位名叫“菲姐”的上线介绍下加入的。菲姐自称河南鹤壁人,此前王莉跟她做过微商,卖护肤品,效果不好后在菲姐的劝说下改做“互助盘”。

  “我加入了CA的两个微信大群,平台出现收不到款等问题后,有人在群里反映。群里的沫沫、超哥、馨子三名骨干就威胁大家,不让在群里乱说话。说这会传播负能量,引发蝴蝶效应,导致别人不诚信,不遵守规则打款,这样大家的钱就永远收不回来了。”

  “现在两个群里的每个人都亏了。”王莉说,单她了解就有上千人在此次崩盘中亏损,其中有个英籍华裔女生,亏了170多万。

  王莉了解到,此次事件中菲姐不仅没有亏钱,还在崩盘前赚了一笔及时撤出。“估计菲姐是平台的核心直推人员,他们设立这样一个阴谋,初期可能就许诺了保证核心直推人的利益,不然怎么菲姐就在出事前及时撤资了呢?”

  王莉说,之所以怀疑群内3名骨干为操盘手,是因为群内会员均能说出自己的上线,唯独他们三人没有上线,还不断鼓动大家“挂大单”。“激活码也是证据,新会员开户需要花100元购买激活码,这100元大家都是层层上转,最后到达群主沫沫的手里。”

  极高的利息,加上丰厚的“拉人头”奖,让CA互助盘在线上线下迅速传播。不少会员线上拉网友和生意伙伴,线下拉自己的父母、子女、亲戚、同事、同学,最后一起折在里面。

  湖南邵阳的周贞贞就是这种情况,她在这次CA崩盘事件中损失了4.2万元。“我的上线是我妈,除了我之外,我妈还推荐了我大姐、我二姐和我弟弟,我们全家都在做CA。”

  周贞贞称,她母亲也是在曾经的微商同事介绍下加入的。“她跟我妈说做CA挣了很多钱,现在车子房子都买了,我妈也见过她,说看起来跟以前确实不一样了。我妈是出于对前同事的信任加入了CA,我们姐弟几个也是这样。”

  周贞贞是家人中损失最严重的,除此之外母亲和大姐都损失一万左右,二姐损失八千,弟弟损失七千。“4.2万是打算生宝宝用的钱,现在怀孕8个月了,都不敢跟老公说。”

  甘肃兰州的李雪是1996年出生,是此次受损人中年纪较小的。“我介绍了三名同事加入,三人都亏了好几千块,我自己亏了两万五,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公司了。”

  维权组织人邵先生介绍,互助盘的参与者以年轻女性为主。因为互助盘打着互助的幌子,更依赖微信的交流功能和支付宝的转账功能,而年轻人更熟悉这些工具。

  邵先生还介绍,在平台不断威逼利诱下,大量参与者走投无路,无款可打,到处借钱,刷信用卡套现,甚至有人借高利贷。“一个河南的小姑娘,用光了男方的彩礼钱,还套现了3张信用卡,现在为了躲债,婚结不成了,人也找不到了。”

  7月12日下午,齐鲁晚报记者终于联系上了“嫌疑人”之一馨子。馨子承认自己是CA互助盘的早期参与者,但表示自己只是普通玩家,并称自己也在这次崩盘事件中损失近16万。“指认我是操盘手,要拿出证据,别赚钱的时候什么都好,赔钱了就找上门来,我不愿意跟这种没有魄力的人打交道。”

  对于很多人质疑的馨子没有上线以及为何不愿一起维权的问题,她回复称:“我有没有推荐人他们怎么知道,我不愿意说不一定就没有。至于维权,我没有那个功夫,赔了那么多钱,我现在只想着怎么去赚回来。”

  随后记者联系了济南市市中区公安分局,相关负责人表示已收到当事人寄来的申诉书,希望当事人尽快到派出所反映和说明情况,以便于公安机关开展下一步工作。同时,公安机关也提醒群众,在投资理财时应选择正规的金融机构,不要因贪小便宜而轻信来路不明的投资平台。

  其实早在2016年1月,央行、银监会、工信部、工商总局等四部门曾多次通报,针对“金融互助”投资模式发布风险预警,称其运作模式具有非法集资、特征,提醒投资者警惕其风险。

  央行表示:“MMM”及类似主体的运作模式具有非法集资、特征,其通过网站、微博、微信等多种渠道公开宣传,承诺畸高利息,引诱群众投入资金。同时,设置“推荐奖”“管理奖”等奖金制度,鼓励投资人发展人员加入,并按加入先后形成层级关系、计算返利金额,具有非法集资、交织的特征。

  2016年上半年,全省纪检监察机关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568起,处理2318人,党纪政纪处分1584人。[详细]

  13日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探访位于济南西部的一家报废车回收工厂发现,受钢铁产业不景气影响,报废汽车回收也进入淡季,等待拆解出售的报废汽车堆积成山,宛如“汽车坟场”。赵庆东介绍,受钢铁行业不景气影响,废铁卖不出价钱,扣除人力、仓储、运输等成本,平均...[详细]

  13日,记者从济南市教育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,今年济南市中小学将“双零择”全力推进教育公平,在巩固“零择校”的基础上,实现“零择班”。济南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为顺利实现“零择班”,全市中小学将从生源和教师资源两方面进行均衡分配。[详细]

  人贩子借QQ群贩卖婴儿,广东民警解救出一名被贩卖的男婴。正规领养程序复杂,“转战”QQ领养群私下“交易”却毫无门槛,网络领养这一“产业”正在不受监管的土壤上滋生壮大。李薇所在的交流群中共有228名成员,其中“宝妈”(有送养意图的母亲)就有45个,很多还在待产之中。[详细]

  济南市还将继续铁路桥涵的改造,提高桥涵的防汛能力,将继续推进雨污分流设施改造。虽然目前现存的河道棚盖难以拆掉,但是济南市将避免出现新的河道棚盖,并做好棚盖河道的管理。打通龙脊河工程,提高东城的防汛能力。[详细]

  记者13日从济南市政部门获悉,济南市重点工程之一的工业北路快速路即将开工建设。这条全长13.6公里的高速路计划总投资约70亿,平均每公里约5亿,接近济南修建地铁的投资成本,堪称济南目前最贵的快速路。(建设地下综合管廊能够避免道路因管线维护而反复开挖。[详细]

郑重声明: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 多谢。

上一篇

嘉兴经开区开展十大专项行动推进生活垃圾分类

下一篇

《绅士的品格》大结局 林回音崔允幸福结婚照(图)
火币

相关文章阅读